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历荷珠新闻博客资讯网

微软CEO鲍尔默谈辞职始末

发布:admin05-15分类: 财经

  (Microsoft Corp.)总部位于转角的办公室里一边踱着步,一边通过扬声器听着董事们的发言。这次电线年来鲍尔默以首席执行长(CEO)身份执掌微软的生涯将开始走向终点。

  尽管微软的软件业务收入强劲得令人敬畏,但它在重要的消费市场落后于苹果(Apple Inc.)和谷歌(微博)(Google Inc.)。鲍尔默曾试图提出自己重塑微软的计划,但一位董事打断了他,告诉鲍尔默他动作太过迟缓。

  首席董事汤普森(John Thompson)称,他告诉鲍尔默,嗨,伙计,我们抓紧干吧,我们正处在暂停状态。鲍尔默表示,他回应说,他可以行动得更快。

  但这次充满争议的电话会议使他经历了一段艰难时刻,最终他在8月份决定退休,微软随之陷入进一步动荡,该公司开始寻找可以接替这位加盟微软33年之高管的人选。

  57岁的鲍尔默说,也许我是旧时代的一个象征,我必须离开。他双眼略微湿润,停了一会接着说,尽管我热爱自己所做的一切工作,但对微软来说,进入新时代的最佳方法是引入新领导人加快改革步伐。

  鲍尔默在一系列专访中讲述了他是如何意识到自己无法继续领导微软的实际上,那就是,微软之所以无法继续由他领导是因为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正是由他帮助形成的。他在这些专访中展示了他标志性的咆哮风格和对这家公司的依依不舍。

  鲍尔默和他的董事会已经达成一致:如果微软想要在未来实现利润增长以及降低对日渐暗淡之个人电脑市场的依赖,则微软在保持强大软件业务的同时,必须重组管理结构,并且要重新专注于移动设备和在线服务。

  董事会不满的是速度。汤普森说,董事们没有逼迫鲍尔默辞职,而是非常努力地推动他以更快的速度行动。汤普森长期以来一直是微软的技术高管,他目前负责领导董事会寻找CEO的委员会。

  投资者也一直在推动微软进行改革。瑞士银行(UBS AG)研究微软已久的分析师蒂尔(Brent Thill)说,在这个关键节点,华尔街希望微软能获得新的血液给其带来根本性的改革,鲍尔默是一位非凡的领袖,在他的带领下微软在商业领域获得了大量利润和市场份额,但新任CEO必须在鲍尔默错过的领域手机、平板电脑、互联网服务,甚至是可穿戴产品进行革新。

  据知情人士称,微软董事会的潜在继任者名单包括诺基亚(Nokia Corp.)前CEO埃洛普(Stephen Elop)、微软企业软件负责人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CEO穆拉利(Alan Mulally)。知情人士透露,在微软于11月19日举行年度股东大会时,该公司董事会计划召开会议并将讨论继任人选。

  埃洛普和纳德拉的代表说,他们两人对微软寻找CEO的问题不予置评。福特一位发言人表示,自2012年11月份以来(当时福特说,穆拉利的任期至少会持续至2014年)“没有任何变化”,该公司还称,穆拉利依然完全专注于继续推进“一个福特” (One Ford)计划,我们不参与猜测。

  微软下一任CEO仅是该公司历史上的第三位CEO。1980年鲍尔默在他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校友、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建议下加入微软,他是微软的第二大个人股东,也是一位亿万富翁。

  鲍尔默在底特律长大,他的父亲曾在那里担任福特的一位经理,鲍尔默在哈佛大学与盖茨住在同一层宿舍楼。他放弃了斯坦福大学的(Stanford) MBA课程,成为微软的首位业务经理。

  他是盖茨的得力助手,帮助将微软打造成一个改变人们使用电脑方式的巨型公司。2000年担任微软CEO后,他进一步巩固了微软在软件市场的地位,并维持利润持续高速增长。在鲍尔默任期期间,截至6月份的一年,微软的收入增长了两倍,达到近780亿美元,利润增长了132%,达到近220亿美元。

  然而微软虽然从其传统市场获得了大量利润,但错过了划时代的变革,这些变革包括:网络搜索广告以及消费者转向使用移动设备和社交媒体。

  《华尔街日报》的Spencer Ante谈论了巴尔默在微软任职期间的功过是非。

  去年鲍尔默寻求业务转型。在去年10月的致股东信中,他宣布微软将成为针对企业和个人的“设备与服务”供应商。

  他对董事会说,他希望继续执掌公司,直到四年后他最小的儿子高中毕业。他开始了自己的接班人计划,以他所谓的“秘密会议”形式约见潜在候选人。

  鲍尔默的转型计划要求对公司进行彻底的变革。他打电话给老朋友、曾任波音公司(Boeing Co.)高管的福特首席执行长穆拉利征求意见。两人平安夜在西雅图附近默瑟岛上一家星巴克见了面。

  鲍尔默带了一个斜挎包,从里面掏出微软和竞争对手出的一大堆手机和平板电脑放在桌子上。他问穆拉利是如何扭转福特的局面的。他说,穆拉利用了四个小时详细说明如何借助团队合作和简化福特品牌实现重新定位。

  福特发言人说,福特和微软有着长期的商业伙伴关系,我们的许多领导人经常在一起讨论商业问题。

  这对鲍尔默来说如同一记警钟。他一直高调运营这家软件巨头,并承认“我块头大、秃顶、嗓门大”。

  微软的文化包括让同事之间彼此竞争的公司“斗场”,这种竞争环境在微软全盛时期促进了创新,但现在有时会让团队专注于自己的名声和利润,而不是整体的科技行业情况以及整个微软。

  微软董事会喜欢他的新计划。但在鲍尔默准备实施这个计划时,董事会成员在今年1月的电话会议上要求他加快进度。

  鲍尔默说,他在电话会议上告诉董事会成员,他希望新一代Windows起航之后再调档前进。他解释说,2012年下半年他没有更快行动是因为当时他将重点放在10月份推出下一代Windows上面,该系统一直是微软的摇钱树。

  鲍尔默随后开始加快步伐,拟定了一个管理层重组计划,以在3月份微软在华盛顿一个山景度假村举行活动时讨论。他邀请了汤普森和另一位董事,以了解董事会对他的计划的看法。

  然而他得到的却是更大的压力。汤普森说,他告诉鲍尔默和他的高管们,要么赶紧行动,要么放弃这个计划。

  鲍尔默说,他将这番话视为对他们的计划的认可。那天晚上,他们当中一些人聚集在壁炉边一起打牌,喝苏格兰威士忌。

  第二个月,对冲基金ValueAct Capital公布持有微软20亿美元的股权。ValueAct CEO尤本(Jeffrey Ubben)在一次会议上说,微软的股价被低估了。其他股东则敦促微软提高派息,并剥离非核心业务。ValueAct一位发言人拒绝做进一步评论。今年9月份,微软提高了派息,但未应投资者的要求剥离必应(Bing)搜索引擎等业务。

  鲍尔默采纳了穆拉利的建议。多年来,他一直单独与微软各个部门负责人进行磋商,通常是下达行动指令。现在他开始邀请这些负责人在他的办公室围坐成一圈来培养友情。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企业文化变革。微软行政副总裁纳德拉说,这种方式与鲍尔默执掌微软30多年期间我们的经营方式完全不同。

  鲍尔默说,他的高管团队一度与这种新方式对抗。一些高管在大问题(比如合并工程团队)上和小问题(比如每周的现状报告)上都持抵制态度。

  微软执行副总裁陆奇曾提交一份56页的应用和服务报告,但被鲍尔默打回,他坚持让陆奇把报告压缩至3页这是新要求的一部分,旨在鼓励简单的行事风格,这样有利于合作。陆奇说,他曾反驳说,但是你又总是想要了解数据和细节。

  鲍尔默称,他开始意识到之前培训经理人看的是树,而不是整个森林,而且许多人并没有认线月份他开始思考自己能否跟上董事会对速度的要求。他表示,无论我希望改变得多快,员工、董事、投资者、合伙人、供应商和客户等方面都会有人不愿相信我是认真的,甚至可能包括我自己。

  在伦敦的一条街道上他的人生出现转折点。5月份去英国旅行时,一天早上跑完步,他闲逛了几分钟,这是最近几个月他难得的闲暇时间。他首次开始想到,没有了他微软或许会改变得更迅速。

  鲍尔默表示,他开始私下起草退休信,最终大约写了40封,内容从伤感到激进不一而足。

  5月末乘坐飞机离开欧洲时,他告诉微软的首席法律顾问史密斯(Brad Smith),或许是我要离开的时候了。第二天,鲍尔默电话告知了汤普森这个消息。

  汤普森和其他两位董事卢克佐及诺斯基(Charles Noski)通了电话,告诉他们,如果史蒂夫要走,我们是否可以继续做下去。

  6月份在华盛顿州贝尔维尤举行的董事会议上,鲍尔默告诉董事们:虽然我愿意再在这里工作几年,但是在我着手进行公司转型的期间,其他人插手进来,这样做毫无意义。

  考虑到董事们与鲍尔默之间的对话,诺斯基称董事会并不感到意外或震惊。汤普森表示,他和其他人都认为,新鲜血液可能会加速微软目前的转型。

  熟悉微软董事长盖茨想法的人士表示,盖茨曾告诉鲍尔默,凭经验他能理解当微软已经成为一个人的生命时,离开会有多么艰难。盖茨告诉董事会,如果鲍尔默离开微软依旧会取得成功,他支持鲍尔默的决定。

  在高中毕业典礼上,鲍尔默的儿子演唱了酷玩乐队(Coldplay)的一首歌,歌词大意是:分开对我们来说真是非常遗憾;没有人说过这样很容易;没有人曾经说过分开是如此的艰难。那一晚他观看完孩子的演唱后告诉妻子和3个儿子,他可能会离开微软,他们都哭了。

  8月21日,董事会举行了电话会议,接受鲍尔默的退休决定。盖茨和汤普森坐在鲍尔默的办公室里。这次会议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他依旧活跃,带领微软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诺基亚(Nokia)的手机业务,还对微软的Surface平板电脑和Xbox新游戏主机的假期销售策略做出了小幅调整。10月份微软公布了好于预期的季度业绩报告。

  今年9月份举行的他最后一次年度员工大会上,在电影《辣身舞》(Dirty Dancing)主题曲《生命中的美好时光》(The Time of My Life)声中,鲍尔默结束了自己的演讲。

  上个月,在华盛顿湖畔散步时鲍尔默遇见了西雅图鹰队的教练卡罗尔(Pete Carroll),后者曾被之前的老板解雇,但是目前事业正在蒸蒸日上。卡罗尔表示,他告诉鲍尔默,他也经历过类似的阶段,并预计今后情况会更好。

  鲍尔默表示,他正在考虑非正式的邀请信,其中既有大学教授,也有其小儿子的高中校篮球队教练。对于未来6个月他没有什么重大决定,只是不会再经营另外一家大公司了。他表示,他对于继续担任微软董事持开放态度。

  在最近举行的一次行政会议上,他坐在座位上评估公司的进展。他的第三张幻灯片上写着:新的CEO。

  他表示,这个房间里面的每个人都认为我们需要完成转型。当他站起时,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更高:我希望可以继续当CEO,我仍然持有微软的大量股票,我将继续持有它们。

  诺基亚平板电脑销售策略或提高微软移动份额2013.11.17

  谁在谋杀PC电脑?亚马逊、苹果、谷歌和微软2013.11.17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